寻找盈利之路充满曲折 软银投资多家公司遭遇裁员潮_腾讯新闻
在进入2020年的第一周,软银出资的四家公司——-Oyo,Rppi,Getround和Zume,就一共裁人达2600人。更多的裁人将在本月底之前到来。 腾讯科技讯 5月9日,据外媒报导,近年来,许多看起来颇有潜力的草创公司都从日本软银集团取得了巨额出资,从机器人披萨制造商到扣头型酒店运营商等,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强大。但是现在,跟着这家日本巨子面临着怎么完成出资报答的问题,其坐落世界各地的出资目标都受到了裁人潮的冲击。 据计算,在进入2020年的第一周,软银出资的四家公司——-Oyo,Rppi,Getround和Zume,就一共裁人达2600人。更多的裁人将在本月底之前到来。到到5月初,取得软银出资的公司本年迄今裁人至少到达3700人,这还不包含许多被逼因疫情进入无薪度假的人。 在这些裁人发作之前,软银支撑的其他公司,包含WeWork、Uber、Wag和Fair等在上一年第四季度就进行了大规模裁人。据相关安排计算,软银支撑的公司上一年一共裁人超越7500人。这个数字不包含像WeWork在美国和加拿大外包的1000名清洁工集体。这些公司的费事产生了连锁反应,由于许多公司都与承包商协作,比方为Wag遛狗的人,他们享用的劳动保护比全职职工更少。 在呈现严重亏本后,软银更多地考虑出资公司的盈余之路。2月初,软银首席执行官马特·伽马奇-阿塞林(Matt Gamache-Asselin)表明,在经过其第二只巨型基金出资Alto Pharmacy之前,软银在尽职查询过程中强调了盈余才干。他说:“真的,从一开端,我就对盈余才干和经济学的深度和严谨性感到惊奇。” 软银自身也在对高管团队进行改组,两名高管于2月份离任。有传言称,未来还会有更多改变。软银讲话人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恳求。 美国媒体正在追寻软银出资要点公司的裁人状况以及其时体现,具体状况如下: 1.WeWork在5月份至少裁人数百人 堕入山穷水尽地步的作业空间同享草创公司WeWork将在5月份裁人数百人,为期一个月的裁人方案影响了从规划到出售等各部分。该公司讲话人再三回绝泄漏裁人总数。5月份的裁人还冲击了WeWork的编程训练营Flatiron School,100名职工受到影响,首要是规划和营销方面的职工,由于该训练营逐渐完毕了以规划为要点的课程。 作为5月份变革的一部分,WeWork正在重组其社区团队。依据走漏给媒体的文件显现,职工可以在恳求新作业和面临辞退之间做出挑选。有报导称,此次大规模裁人发作在3月下旬250名职工被裁人之后,这与新式冠状病毒疫情无关。上一年11月,该公司在全球范围内裁人2400人,约占职工总数的20%。 WeWork在美国和加拿大雇佣了约1000名外包清洁职工,这一改变方案是在其IPO失利的前几个月进行的。4月中旬,WeWork的外包协作伙伴JLL辞退了许多清洁职工。WeWork董事长马塞洛·克劳尔(Marcelo Claure)的使命是重振堕入困境的公司。 2019年头,WeWork的私家估值达470亿美元,使其成为美国估值最高的私家草创公司。但WeWork备受等待的初次揭露募股(IPO)文件显现,该公司呈现了巨额亏本,并让潜在出资者对该公司的领导力和商业模式产生了质疑。现在,该公司估值不到50亿美元,出资者仍在减持股份。杰富瑞(Jefferies)表明,继8月份减少价值1.46亿美元持股后,该公司上季度将其出资价值再次减少了6900万美元。 上一年,WeWork的首要出资者之一软银集团终究出价95亿美元收买WeWork的大都股权,前WeWork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亚当·诺伊曼(Adam Neumann)取得了17亿美元补偿,以此交换他的离任。 2.Oyo预备在英国裁人数百人 扣头酒店运营商Oyo在1月份阅历了全球大规模裁人后,该公司在4月份再次表明,面临疫情影响,它将让数量不详的职工进入无薪度假状况。此前有媒体报导,Oyo还预备在英国裁人150-200人。 据悉,这家总部坐落印度的公司在1月下旬进行了两轮裁人,在美国辞退了出售和支撑人员。此次裁人总数约为360名职工,占其美国职工总数的三分之一。Oyo和软银讲话人没有回复多个置评恳求。在美国进行裁人之前,Oyo在我国和印度裁人1800人。3月份时,该公司打算在我国再裁人3000人。虽然如此,重组还没有完毕,Oyo方案在未来四个月内涵印度再裁人1200人。 Oyo在给媒体的声明中说:“咱们仍然是最适合作业的当地之一,其间一个要害原因是咱们有才干以知人善任的方法一直如一地评价、奖赏和认可个人的体现,并使他们可以进步自己的体现。” Oyo答应人们经过其应用程序在80多个国家和地区预定酒店房间。它将苦苦挣扎的当地酒店改变为OYO特许运营连锁酒店,投入资金从头装饰,并保证无线互联网正常作业,并从每次预定中提成。 Oyo现已筹措了超越30亿美元的本钱,虽然前次融资包含其年青的首席执行官里特什·阿加瓦尔(Ritesh Agarwal)自己供给的7亿美元。他从现有出资者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和红杉本钱(Sequoia Capital)手中回购了股票,这是将Oyo的估值进步到100亿美元的买卖的一部分。自2015年以来,软银一向在向该公司注入资金。 数据公司Thinknum剖析了每条招聘信息,发现Oyo将其间的一部分资金用于职工扩张,其间大部分在印度。在美国,自上一年7月以来,该公司发布的招聘信息不到20个,现在降至不到10个。在全球范围内,Oyo的招聘信息在上一年急剧下降,从8月份最高水平的775个下降到现在的23个。 3.客路游览因疫情辞退了300多人 由于新冠疫情迸发,总部坐落香港的在线游览安排客路游览(KLook)现已辞退了300多人,一起让别的300多名职工无薪度假。该公司上一年有2000多名职工。 2019年4月,客路游览在软银旗下愿景基金(Vision Fund)牵头的D轮融资中筹措了4.25亿美元资金。该公司其时表明,将运用这笔资金为地舆扩张供给资金,包含在奥运会之前进入日本,现在由于疫情迸发的原因,这一扩张已被推延。 4.2019年裁人后Brandless封闭 扣头电商渠道Brandless在阅历了动乱的2019年后于本年2月封闭,此前其新任首席执行官预测到2021年将完成盈余。跟着事务的逐渐完毕,该公司方案裁人约70人,占职工总数的90%。Brandless现在剩余的10名职工将尽力实行最终的客户订单,并考虑收买要约。 Brandless于2017年推出,首要是以贱价出售自有品牌的家居和个人护理产品。当它推出时,其网站上的简直一切产品定价都是3美元。2018年10月份,Brandless表明,它正寻求开端在首要零售商的实体店出售其产品,这标志着其纯在线商业模式发作改变。但是在阅历了动乱的一年后,商业模式发作了改变。 Brandless首席执行官蒂娜·夏基(Tina Sharkey)于2019年3月份辞去职务,转而担任董事会联席主席,其时正值其与软银的关系紧张之际。夏基的人物转化并不是这家扣头电商渠道的仅有改变。据悉,Brandless在3月份裁人13%。当其产品都定价为3美元时,该公司在库存办理和盈余才干方面寸步难行。 之后,该公司表明将向CBD扩张,Brandless的新任CEO承受采访时表明,他以为公司或许在2021年之前完成盈余。Brandless筹措了近3亿美元资金,其间包含2018年9月由软银牵头进行的2.4亿美元C轮融资。不过,该轮融资后被分红两个部分。其间软银供给了1亿美元资金,并许诺依据某些里程碑再供给1.2亿美元资金。不过,第二部分从未完成。 5.Light裁人对折职工 总部坐落加州红木城的相机草创公司Light Labs在软银牵头的2018年7月D轮融资中筹措了1.21亿美元资金。孙正义其时主张Light从顾客拍摄转向自动驾驶轿车。在转向后,Light在上一年7月份减少了大约对折职工,并“取消了原有的智能手机摄像头技能,以协助遏止亏本”。现在还不清楚有多少职工被辞退。Light一共筹措了1.86亿美元资金,2018年7月的估值为3.96亿美元。 6.Flexport筹措10亿美元后裁人50人 本年2月初,物流公司Flexport宣告裁人50人,占职工总数的3%。该公司讲话人称,裁人是重组的一部分,意味着“举动更快、结构更明晰、更有目的性”。这位讲话人说:“咱们在协助咱们高效服务客户的范畴出资缺乏,当咱们实际上需求灵敏和适应性来最好地为客户服务时,咱们在扩展现有流程方面出资过度,特别是在全球交易史无前例的动乱时间。”这家物流公司于2019年2月在软银牵头的D轮融资中筹措了10亿美元,该轮融资对其估值为32亿美元。 7.Zume减少360名职工和1/3高管 估值10亿美元的机器人披萨草创公司Zume在本年1月份宣告360名职工被辞退几个小时后,失掉了三分之一的高管团队。跟着更广泛的战略从其闻名的披萨制造机器人转向可堆肥的包装,Zume现在发现自己没有首席商务官、首席财政官、首席技能官和首席营收官。 裁人发作之际,恰值这家坐落加州山景城的草创公司在尽力从软银取得额定资金。Zum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·加登(Alex Garden)变得十分慎重,以至于他约束了高档职工与外部出资者的一切交流。在软银的愿景基金进行了3.75亿美元的风险出资后,该公司最近的估值为10亿美元。 8.Getround裁人150人 轿车租借渠道Getround裁人约150人,占职工总数的四分之一。软银在该公司2018年D轮融资中出资3亿美元。在1月7日的博客文章中,Getround创始人萨姆·扎伊德(Sam Zaid)表明:“如此快速的添加也给咱们的安排带来了巨大压力。” 他写道:“在这段时间里,咱们学到了许多关于咱们事务的常识,以及平衡添加与功率的重要性。软银凭仗其共同的专家、资源和协作伙伴网络,大力支撑这一改变。”Getround一共筹措了6.12亿美元资金,其时估值为17亿美元。 9.Rappi裁人约300人 拉美外卖草创公司Rappi本年1月份宣告裁人约6%,约影响300名职工。而在不到一年前,软银牵头支撑其进行了10亿美元的融资。该公司在给媒体的声明中称:“事实上,咱们正在2020年要点范畴活跃招聘许多职工。咱们正在对咱们的技能团队进行许多出资,将某些人物自动化,从头平衡范畴,并接收体现优异的职工。”但该公司没有阐明方案添加多少职工。 Rappi联合创始人塞巴斯蒂安·梅佳(Sebastian Meijia)称,当媒体问询公司多久才干盈余时,他以为首要使命是完成快速添加。该公司一共筹措了14.6亿美元资金,其时估值为35亿美元。 10.Uber上一年裁人1000多人 Uber于2019年5月份上市,上一年阅历了三轮裁人,导致这家叫车公司裁人1000多人。这些裁人影响了约400名营销人员、350名自动驾驶轿车部分的职工以及435名产品和工程部分的职工。整体而言,Uber约有2.7万名职工。 自上一年5月份初次揭露募股(IPO)以来的几个月里,Uber一向面临着完成盈余的巨大压力。裁人等减少本钱的尽力,以及进步乘客票价,都是这一行动的组成部分,华尔街剖析师迄今对这些行动表明欣赏。自上市今后,该公司股价上一年暴降17%。软银是Uber最大股东。 11.Fair上一年10月份裁人300人 面向顾客和Uber司机的短期租车渠道Fair在上一年10月份裁人约300人。此次裁人是在软银忽然进行审计导致备受争议的首席执行官斯科特·佩因特(Scott Painter)及其哥哥、首席财政官下台之后进行的。 上一年11月,媒体采访了十几名现任和上一任职工,他们解说了这家草创公司怎么在10个月内烧掉了近4亿美元,其间大部分来自软银注资,这是一个草创公司走上爆炸性添加路途的警示故事。软银的救援方案包含当即注资2500万美元以保持公司运营。 12.Wag上一年辞退了182名职工 遛狗草创公司Wag上一年第四季度体现欠安,其首席执行官希拉里·施耐德(Hilary Schneider)于11月下旬离任,参加相片共享公司Shutterfly,该公司阅历了第二轮裁人,2019年的裁人总数到达182人。软银还宣告,将把所持近50%的股份回售给该公司,价格大幅折让,并抛弃两个董事会座位。 软银的愿景基金上一年年头初次出资于这家遛狗草创公司,将该公司的估值推高至约6.5亿美元。但这家公司在竞赛中寸步难行,上一年10月份有报导称,它正在寻求打折出售自己。软银的孙正义在其最新的出资者陈述中好像表达了对Wag的忧虑,由于他将遛狗公司称为愿景基金较为费事的出资之一。知情人士表明,软银出售所持股份之前,该公司董事会内部在未来完成盈余的路途上存在不合。Wag一共筹措了3.61亿美元资金。 13.Katerra上一年裁人300多人 模块化修建公司Katerra上一年12月表明,将封闭凤凰城的工厂,并裁人约200人。上一年11月,Katerra联合创始人弗里茨·沃尔夫(Fritz Wolff)离开了公司。该公司一直在尽力留住高管,四年内换了三名CEO和三名CFO。上一年10月份,该公司在美国三个州裁人100多人。 Katerra现已筹措了12.4亿美元资金,最近一次是在软银牵头的2018年1月进行的一轮8.65亿美元融资。据悉,这轮融资对这家草创公司的估值略高于30亿美元。 14.Ola重组裁人350名职工 2019年11月,印度网约车公司Ola表明,将重组约350名职工的作业岗位,部分职工将调任其他职位。据报导,该公司仍在扩张,方案在伦敦推出服务。上一年,Uber的伦敦车牌被当地政府撤消。Ola现已在英国的八个城市以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开展事务。Ola现已筹措了37.8亿美元资金,估值为44.4亿美元。软银2017年2月牵头参加了其3.3亿美元的融资。 15.OpenDoor上一年7月裁人50人 在线家政公司OpenDoor上一年6月份减少了1300名职工中的约50人,并中止了为小作业室供给免费午饭。该公司还要求全美各地作业室的约300名职工搬迁到凤凰城办事处。虽然进行了裁人,但OpenDoor方案在凤凰城办事处添加250名职工。这家草创公司方案下一年将凤凰城的职工数量翻一番,到达500多人,并将持续在其一切商场招聘职工。OpenDoor的最终一次估值为38亿美元。 16.Heed取得软银出资9个月后封闭 专心于体育赛事的人工智能公司Heed于上一年7月份封闭。该公司在美国和以色列拥有约30名职工,上一次筹措资金是2018年10月软银牵头进行的融资。部分Heed职工取得了在创始人其他公司的作业时机。在关闭之前,Heed运用人工智能来议论竞赛,并向球迷供给见地。 软银失掉多名高管 除了上述许多出资公司大举裁人,软银自身也在阅历着高管丢失。本年2月初,软银多名高管离任,将来或许还会有更多高管离任。 据报导,愿景基金美国出资办理合伙人迈克尔·罗宁(Michael Ronen)在表达了对软银“问题”的忧虑后离任。罗宁在高盛(Goldman Sachs)作业了近20年后,于2017年参加该公司。在软银,他领导了运送和物流方面的出资。 在罗宁离任的音讯传出前一天,软银首席人事官米歇尔·霍恩(Michelle Horn)宣告离任。霍恩在麦肯锡作业了23年后,于2019年1月参加这家日本出资公司。当她开端在软银作业时,直接向首席执行官孙正义(Masayoshi Son)和首席运营官马塞洛·克劳尔(Marcelo Claure)汇报作业,后者也是WeWork的董事长。在软银,她是等级最高的女人高管之一。 除此之外,软银或许会有更多高管离任。据悉,软银正在议论元老罗恩·费舍尔(Ron Fisher)的未来。他支撑WeWork的出资,多年来一直与孙正义关系密切。软银此前声称,费舍尔是“软银宗族中最有价值的成员”,“哪儿也不会去”。(腾讯科技审校/金鹿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